<var id="9llzd"><video id="9llzd"></video></var>
<thead id="9llzd"></thead>
<var id="9llzd"></var>
<cite id="9llzd"><video id="9llzd"><thead id="9llzd"></thead></video></cite>
<var id="9llzd"></var>
<var id="9llzd"></var>
<var id="9llzd"></var>
<cite id="9llzd"><span id="9llzd"><var id="9llzd"></var></span></cite><var id="9llzd"><strike id="9llzd"></strike></var>
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English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IE瀏覽器下載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其它瀏覽器下載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IE瀏覽器下載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其它瀏覽器下載

網站首頁
覃鐵和:新冠肺炎救治廣東專家組長
審核:宣傳科    點擊數:965    發布時間:2020-08-18    字號: 放大 縮小

        廣東省人民醫院、廣東省老年醫學研究所的醫務人員已經熟悉了所長覃鐵和神龍見首不見尾,這位57歲的重癥醫學專家不只肩負著重要的醫療保健任務,每次廣東乃至全國發生重大疫情或災難,都有他奔波忙碌的身影。

        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后,他臨危受命,出任國家衛健委專家組成員、廣東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臨床救治專家組兼重癥救治組組長,奔波于省疫情防控指揮部和定點醫院,線上和線下、白天和黑夜,風雨無阻,日夜兼程,是廣東省疫情防控取得高治愈率、低病亡率的主要功臣之一。

        復盤覃鐵和在廣東新冠肺炎患者臨床救治中的工作,乃至他的半生從醫經歷,其所展現出來的風采一如他的名字:覃(勤,拼搏)、鐵(擔當)、和(真誠)。

 

        勤,挑起廣東新冠肺炎救治重擔

        疫情防控期間,除了行政部門指定要參加的新聞發布會,覃鐵和很少出現在公眾面前,但他又幾乎無所不在,“不是在忙,就是在去忙的路上。”

        1月14日晚上,覃鐵和接到深圳某醫院ICU主任的電話,該院收治了一位疑似病例,請他再跑一趟深圳會診。

        頭一天,他已經跑了一趟深圳,參加一個重癥肺炎患者的會診,虛驚一場,“患者不是典型的病毒性肺炎,病原學檢查也很快明確屬于細菌性,排除了新冠肺炎的可能。”雖然聽了一次“狼來了”,但他不敢放松警惕。歷年衛生行政管理部門傳染病防控臨床專家組長的經歷,他深知廣東作為經濟發達省份和主要的人員流入地,疫情輸入和爆發的風險極大。

        據介紹,14日入院的患者是一名年過六旬的老人,有明確武漢旅居史,已經出現嚴重的急性成人呼吸窘迫綜合征,而且影像學有明顯病毒肺特點。

        “結合流行病學史,基本可以確認了。我當時心里就想,該來的還是來了。”覃鐵和說,他在電話里再三囑咐,給患者氣管插管等操作一定要做好醫護人員的防護。當時國家診療方案還沒有出臺,患者分型沒有指引,他決定先從臨床診斷入手,“需要呼吸機支持,我們就算重癥患者。”

        覃鐵和經歷過2003年非典的陣痛,當時醫務人員感染很多發生在給重癥患者氣管插管時,甚至有“一個插管倒下三個醫務人員”的說法,“新冠病毒是新的傳染病,不知道它的傳播力如何,臨床防護只能參照既往的指引,但患者嚴重呼吸衰竭就必須插管。我佩服一線醫務人員的勇氣,現在想來也有些后怕。”

        第二天上午,他就把擔心拋之腦后,和老搭檔、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黨委書記黎毅敏趕到深圳。壞消息不僅比預料中來得要快,也要更多。當天深圳還收治了一對夫妻,兩人有武漢旅居史,他們沒有去過武漢的家人也出現了典型癥狀,病毒人傳人、家庭聚集性發病的可能逐漸增加。


▲覃鐵和出席新聞發布會

        覃鐵和的心提了起來。1月16日上午,省長馬興瑞率隊到廣東省疾控中心調研,覃鐵和參加了座談會并把深圳病例的情況作了匯報。

        “開會前,我們和鐘院士進行了深入溝通,院士鼓勵我們把最真實的情況說出來,為廣東省制定防控策略提供佐證、依據。”覃鐵和說,他詳細介紹了深圳幾位病例的發病情況、流行病學特征,特別提到出現了本地家庭聚集發病的新特點,值得進一步關注。

        當天下午,覃鐵和又趕到廣東省衛生健康委,通過視頻對21個地市衛生行政管理部門領導和相關醫務人員進行了遠程培訓,要求做好應對重大傳染病的準備,警惕外省傳染疾病的輸入。

        廣東省衛生健康委每年冬春季傳染病爆發前都會舉辦類似的培訓,覃鐵和每次都會根據以往經驗結合新形勢做深入淺出的講解。因為地理位置和氣候因素,廣東省歷來傳染病高發,作為應對策略,衛生健康管理部門2003年后就構建了省級臨床專家組工作機制和分級救治體系。在這個機制下,1月13日,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前,廣東省疫情防控臨床救治專家組等各個專業組就開始籌備運作,邀請鐘南山任總顧問,覃鐵和任臨床組組長。

        覃鐵和當仁不讓。這已不是他第一次被委以重任,作為從呼吸內科轉崗ICU的重癥醫學專家、國家臨床重點專科學科帶頭人,他經常與重大傳染性疾病過招。2003年以來,先后參與了非典、甲型H1N1流感、H7N9型禽流感、MERS等傳染病救治工作,擔任過省H1N1流感重癥專家組組長、H7N9禽流感重癥救治專家組兼重癥救治專家組組長等職,還作為不同性質的專家組組長參與了汶川地震、江西列車脫軌、平頂山特大礦難、魯甸地震和天津特大爆炸等重大災難事件的重癥救治工作。

        如此豐富的經歷和救治經驗讓覃鐵和有足夠的經驗和號召力,從接到省衛生健康委通知到匯集96名呼吸內科、感染科、重癥醫學科、感染防控臨床檢驗及影像等各領域專家,他只用了2天時間。這些專家大多是覃鐵和的老戰友,他們幾乎都經歷過非典的考驗,在多次傳染病防治戰役中并肩作戰,被稱為廣東迎戰新冠疫情的“最強軍團”。

        1月20日凌晨,廣東省宣布確診首例輸入性新冠肺炎病例時,專家組已全面進入戰場。


▲為危重型患者實施搶救

        覃鐵和的行程從此排得滿滿的,人也像上了發條的鐘表一刻不停。上午還在省里開會,下午就深入臨床指導患者的救治方案;上午還在粵東,下午就可能到粵西了。“各地首診的患者我幾乎都看過。所有的危重癥患者,我也都通過各種方式參與會診討論。”他時刻關注全省各地市定點醫院的救治情況,所有危重癥患者的救治情況都了然于胸。除夕前一天,為了保障危重患者的救治,他親自為深圳、珠海、中山等13個地市協調專家輪值排班。他從這些早期病例救治中總結的經驗,為全省疫情防控提供了大量的一手資料和重要的決策依據。

        新冠肺炎病毒發起的是一場閃電戰,企圖在人們反應過來之前攻城略地。但在廣東,戰斗之初,病毒掀起的風暴狠狠地撞上了礁石群。

        鐵,把廣東救治經驗推向全國

        1月21日,廣東省委常委會召開會議,成立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并強調充分發揮專家組和專業團隊關鍵作用,全力救治患者。當天,廣東累計發現確診病例26例,其中重癥和危重癥10例。

        裹挾著重癥危重癥病例接近半數的威力,新冠病毒試圖打廣東一個措手不及。這也給防控帶來重重壓力,覃鐵和首當其沖,但他有著鋼鐵般的意志和決心。

        他不是孤軍作戰,也不只有專家組戰友。領導小組構建“全省一盤棋”指揮體系,統籌優化全省救治資源,定點醫院床位數和投入醫務人員不斷增加;1月23日,領導小組升級為辦公室,下設醫療救治組,廣東省衛生健康委主任段宇飛出任組長,一級巡視員劉冠賢、二級巡視員李建中和陳礪任副組長,他們有著豐富的臨床救治和管理經驗,曾與覃鐵和多次合作,可以確保醫療救治更加專業性、科學化。

        為更好發揮專家組的作用,他協助防控指揮辦公室建立起“3+1”工作機制:一線專家負責臨床救治、二線專家負責片區巡診、三線專家對全省重癥危重癥病例會診指導——2月底,在此基礎上又形成了“五診”工作制。

        “每出現一例重癥、危重癥患者,都必定有省級專家組成員現場會診、參與制定救治計劃。”覃鐵和說,這意味著專家們以患者為中心,集中優勢兵力逐個消滅敵人。

        他從各地市ICU專家中挑選片區組長,確保重癥患者救治;他組織各定點醫院所在市的其他醫院派遣專家支援,甚至長期駐點;他還推動7家高水平醫院組織精銳力量,對口幫扶13家地市醫院,“病例集中在哪,核心的救治力量就要集中在哪!”

        廣東省人民醫院幫扶深圳三院和中山市第二人民醫院,一肩挑起兩家任務繁重的定點收治醫院,余學清院長親自掛帥,數次帶領多學科專家實地指導,選派重癥救治和氣道管理技術精湛的東病區ICU王首紅主任進駐深圳。駐診團隊的表現也讓人刮目相看:“我們的人到了深圳三院,就再也沒有出現過死亡病例;中山市的危重產婦也救治成功。”

        在將戰線往敵軍腹部推進時,覃鐵和還不斷要求精銳力量提前部署。他強調,對癥狀明顯的患者,不管病情輕重都要提供及時、有效的氧療;在患者癥狀還屬普通型時,ICU醫生就要提前介入,不能等轉重癥或危重癥送到ICU才參與救治。

        “新冠病毒引發的炎癥因子會滲透全身各器官系統,就像洪水來了淹沒房子。如果病人的身體條件好,房子比較新、比較堅固,可能洪水過去就沒事了;如果有基礎疾病,房子已經老舊,就可能引發一連串問題。”覃鐵和說,這就要盡量避免普通型變成重癥、重癥變成危重癥,“我們是重癥救治專家,但我們所有的目標都是救人,而且是救更多的人。”

        作為臨床專家組長,他深入各定點醫院,實地會診疑難危重癥,為的就是減少重癥、挽救危重癥、提高治愈率的總目標。“臨床醫生肯定要到臨床,你到床邊去看跟不到床邊看是兩碼事。” 根據國家的診療方案,結合廣東的實踐經驗,覃鐵和撰寫了5版診療專家共識,經專家組討論后通過指揮辦公室醫療救治組下發各地,指導開展醫療救治服務。

        4月11日,在處理非洲輸入性病例的關鍵時刻,他受命帶領由重癥、呼吸、傳染和中醫等專家組成的專家組進駐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駐點1個多月,對所有患者實施“一人一策”、每天逐一評估病情,具體指導落實每一位患者的診療措施,出色完成了省委省政府交代的工作任務,受到省政府主要領導的高度贊揚。

        “廣東集中了高水平專家的智慧,他們不辭辛勞、連續奮戰,發揮了關鍵核心作用,給予全省各地重要的技術支撐。”段宇飛等領導多次稱贊覃鐵和。在專家組的幫助下,他們能夠更細致掌握全省病情動態,更嚴格督查落實各項救治措施,運籌帷幄,決勝千里。

        隨著專家對新冠病毒認識的深入,廣東對患者臨床救治升級加碼,成效也不斷更新。5月13日,疫情防控工作正式進入常態化階段,當天的新聞發布會上宣布,作為全國病例數第二的省份,廣東省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治愈率達到99.31%。

        早在3月10日,國家指導組調研時就指出:“廣東在危重癥、重癥病例救治方面取得很大成績,在每個環節上都下足了功夫,很出彩,非常出色。”還在更早時候,廣東新冠肺炎臨床救治已經走出廣東,在湖北荊州等地開花結果。

        2月10日,國家正式部署各省市對口支援任務,下午廣東就啟動組建支援湖北荊州醫療隊,被任命為前方指揮部總指揮的省衛生健康委黨組副書記、副主任、一級巡視員黃飛第一時間撥通了覃鐵和的電話,“重癥救治是一場硬仗,我們需要最頂級的重癥救治專家!”

        “我報名!”一直關注湖北疫情的覃鐵和脫口而出。當然,他和黃飛都知道,疫情防控關鍵時刻他必須坐鎮廣東,于是省衛生健康委把他的得力干將蔣文新派往荊州。蔣也是省專家組成員,接到命令時還在外地巡診,沒趕上第1批醫療隊的出發。但他也沒等第二晚出發的第2批醫療隊,中午就乘坐一架裝滿物資的飛機單槍匹馬殺去荊州。

        作為前方指揮部專家救治組組長,蔣文新在荊州的角色和覃鐵和相似,既是坐鎮指揮的將軍,又是沖鋒陷陣的猛士,參與了決策管理到一線救治的全流程。他還借鑒廣東做法,幫助廣東醫療隊創建重癥救治中心,集中發揮廣東專家優勢,集中救治最危重病例。

        為確保重癥救治力量,荊州指揮部再次調兵遣將,然后就有了2月20日東病區ICU副主任醫師黃道政等4位醫護專家的聯袂北上。得知東病區ICU 要派出人員,身兼東病區行政主任的覃鐵和表態:“堅決執行省衛健委的指令,服從醫院的安排。我只有一個要求,上前線必須是主動請纓。”當天送行時,他西裝革履穿得極為正式——上午他剛參與了中國—世界衛生組織新冠肺炎聯合專家考察組的座談,享受了考察組對廣東的贊揚。

        為了救治更多的患者,覃鐵和還通過遠程視頻平臺,為湖北荊州的臨床救治提供支援。老家廣西的危重癥患者救治遇到難題,兄弟省份的同道邀請覃鐵和分享新冠疫情救治的“廣東經驗”、參與重癥患者會診,他總是來者不拒,盡最大努力幫忙。

        和,打下重癥醫學一片天地

        “蔣文新是拼命三郎,病人交給他,我放心。”3月初,國家衛健委專家組成員、中華醫學會重癥醫學分會主委管向東在荊州說,有省醫重癥救治團隊在,荊州患者會得到國內最好的治療。

        因為專業,所以信任。作為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重癥醫學科主任,管向東認可的重癥救治團隊不多,馬路對面的省醫,恰好就有一家。


▲覃鐵和與廣東省老研所重癥ICU團隊

        省醫的重癥醫學科建設,每一步都是覃鐵和的心血。他是廣西岑溪人,受做過赤腳醫生的母親影響,大學報考了中山醫科大學(現中山大學中山醫學院)。1988年畢業后,他邁過一條馬路,入職廣東省人民醫院,從此再未離開。

        蔣文新復制了他一半的軌跡。2002年,他在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呼吸科進修時,經人介紹,被覃鐵和調入省醫。“我入職的第一件事,就是做監工。”蔣文新說,當年恰逢覃鐵和主持修建ICU病房,他也因此成為元老。

        當時的覃鐵和任職省醫內科監護室(MICU)主任,是廣東省重癥醫學專業的學術權威,因為2001年策劃成立了廣東省醫學會危重病醫學分會,被稱為廣東省危重病醫學專業的奠基人之一。為了進一步提升重癥救治能力,他決定修建一個真正的危重病監護中心(ICU),集中收治全院危重病人。

        當時的院領導非常支持,不僅承諾提供建設資金,還允許覃鐵和按照自己的藍圖布局建設,“我們都不懂怎么建設ICU,覃鐵和懂,聽他的!”基于對醫院的感恩,以及個人的理想主義,覃鐵和根據學科的發展趨勢做了一個大動作:“我要建一個我退休后還能用的ICU病房。”

        這不是說大話。根據他的要求,2002年8月投入使用的省醫ICU,擁有一間負壓病房,所有病床均按照生命島模式設計,配備最先進的監護儀、呼吸機、定量液體輸注泵等醫療救治設備,被認為是我國ICU現代化建設的典范。

        從開業第一天起,這里就不僅是搶救急危重癥患者的地方,更是省內外急危重癥救治的培訓與學習基地。許多國內頂尖的重癥醫學專家也來取經,不少醫院的ICU病房的建設和管理都能看到省醫的影子。

        但享受從來不是覃鐵和所要的。有了這個領先20年的ICU,覃鐵和加快了重癥醫學領域的探索。2003年,他執筆制定了我國第一個關于ICU建設和管理的規范——《廣東省危重病醫學學科建設和管理規范(草案)》,開創了中國ICU規范建設和管理的先河。原廣東省衛生廳當年就以此為基礎,制定了相應的規范文件,推動了廣東重癥醫學學科的建設和發展。2009年,原衛生部也以此為藍本制訂了《重癥醫學科建設與管理指南》。今年7月,覃鐵和受命根據學科發展和目前形勢,執筆修訂國家衛生健康委新一版《重癥醫學科建設與管理指南》,將進一步促進我國重癥醫學科的規范化建設、提升應對重大傳染性疾病和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重癥救治能力。

        2010年,省醫ICU再次升級,原腦外科監護室改造成ICU,東病區ICU也升級改造,三個ICU形成合力組成重癥醫學科,以覃鐵和為學術帶頭人,創建成為國家臨床重點專科。

        覃鐵和實在是太喜歡ICU的工作了,即便肩負著廣東省老年醫學研究所的管理重任,也承擔了廣東省傳染病防治的諸多工作,但只要有時間,他都會到ICU查房。


▲覃鐵和在ICU查房

        “在大哥的帶領下,我們團隊做到了以病人為中心、以時間為標尺。”蔣文新說,在他和同事們看來,覃鐵和做事惟精、待人惟誠,是值得信任和追隨的兄長。

        蔣文新的辦公室,也是彼時覃鐵和的辦公室,只能放下一張辦公桌、一張行軍床和兩個書柜,只能提供最基本的學習和休息需求。覃鐵和現在老年所的辦公室雖然空間大了一些,但布置同樣簡單。他最關注的還是ICU病房建設和管理,比如在建設細節上,他會把病房的地板鋪成淡黃色,因為暖色會讓病人更舒服;他會給病房裝上喇叭,播放保羅·莫里哀、羅曼凡尼的輕音樂,希望喚起患者對生的渴望……

        有時候,他也會開開玩笑,比如告訴你為什么會選擇ICU(重癥醫學科)。“其實很簡單,因為:I see you。”說著,覃鐵和笑了,眼睛瞇成一條線。這是他的招牌笑容,讓人安心。


來源:廣東衛生在線

欧美AV高清无码